蠢蠢蠢蠢欲动年

我是世界第一酷!

挖坑不填真君子。😭

什么还能转载的x
转载是什么骚操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死不朽:

和大家一起快乐传画!
♡⃛◟( ˊ̱˂˃ˋ̱ )◞⸜₍ ˍ́˱˲ˍ̀ ₎⸝◟( ˊ̱˂˃ˋ̱ )◞♡⃛

Ⅰ作死不朽 (就是我)

Ⅱ馒头兽 @馒头兽

Ⅲ辐射泄漏 @radiation效应

Ⅳ耳钉 @混水摸鱼

Ⅴ爱默森 @墨里哀

ⅥR18 @R18有什么不好的

Ⅶ帅年 @蠢蠢蠢蠢欲动年

最后两P是吐槽和神仙写故事www
全场最佳大魔王:耳钉
与众人格格不入的第一棒:作死不朽(x

[性转社园] 与我共舞 (一)

“与我共舞,请不要拒绝。”

*第五人格 社园向
*拖更狂魔持续更新中
*双人性转 主克利切视角 副上帝视角(?)
*文风狂放文笔粗糙
*爆炸短小 预计会出很多
*我流克利切矫情老大娘 艾玛暴躁小痞子
*高亮爆炸ooc注意
*园丁日记相关,改词有,私设有,推测梗有
*听说是甜饼!!
这边请↓

  克利切不禁会回想到小伙子艾玛的第一次出现。
  他有一头浅栗色的乱发,一颊小雀斑,和一双只是不那么刚毅的祖母绿眸子。克利切从来没那么在意这个整天套着工装挟着铁剪在后花园里淅淅索索的小脑袋瓜瓜,即使他们总会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正好碰到。用这位三十岁来第一次能在路边畅饮了劣质葡萄酒的女士的话来说,就是这小东西总是偶尔,偶尔出现在整片街区的各个角落,巧得像是孤儿院派来跟踪的探子。
  “我真不敢相信,这个比我矮三个头的小混蛋竟然能比我还要熟悉这片摩肩接踵的街区?”
  这里是顶繁华的市集,当然要远离那片破陋不堪的白沙街很多很多。说到这时克利切总会摸摸鼻子,想想白沙街的枯树。她其实不很明白,两条街仅仅是挪了个窝,怎么能有这样的天壤之别,虽然对于一名女性来说,她灵活的大脑所收集的词汇量真的是少之又少,而那些贫匮得像是枯海之涸的字眼却又总不是那么好听,根本表达不了自己满脑子的天马行空,也只能物归原本,用来侃侃大天,讲讲那些有点粗放的段子了。其实艾玛伍兹小先生也不是没有奇怪过,如果这女士不是出生在伶仃的白沙街,没有学习那些赖以谋生的好手艺,没有这双狡點的褐色墨石做的眼睛,没有那样不知去向的父母,没有艾玛伍兹,没有……没有太多,没有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换一个身世,她会不会重生,成为一个举着鹅绒扇子,穿着裙摆拖地的白纱裙仪态滑稽的贵妇人,可惜这一切都不是艾玛想知道的,只是想想罢了,他其实更喜欢现在眼前这位不太雅观的小夫人,他总是躲在什么建筑旁边一次又一次处变不惊地看着这位体态修长的女士踱步在面包店门口。
  “不好意思我亲爱的先生,真的不好意思。”皮尔森凑近抬肩轻轻撞倒了一位带着高腰礼帽的老先生。“实在是很抱歉,我真是个瞎子。”她揉揉眼睛,竭力从自己的大脑中挤出几个能让她稍微显得文明和善些的单词,将他厚重的公文包和他一同扶起,赔笑着还给了身前白胡子老头。老者磨蹭了一下,拾起拐杖,推了下金边的单片眼镜,甚至没有怎么注视这瘦骨嶙峋的小丫头,从鼻腔闷嗯了半声想要匆匆离开。皮尔森没打算愣神,从老先生身后磨蹭着推搡过去,可怜的先生一把扎在一身漂亮的裘皮大衣和黑皮靴子下白嫩的小腿前,那年轻姑娘踉跄在地上,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背后脏兮兮的小手指,红了脸大叫着流氓呜咽挣扎着跑开了。当然,这下克利切可赚的盆满钵满,掂量了手里的两捧亮皮钱包和几串小钥匙笑的贼溜溜,而那两个倒霉蛋可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克利切皮尔森,那个贼溜溜,脏兮兮,瘦骨嶙峋的小丫头克利切皮尔森,他们甚至不知道她是谁,只是尽量避免着所有的眼神接触,相互红着脸轰散了堆笑起哄的那群绅士和小姐,试图赶快结束这场闹剧,克利切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跟着人群唏嘘地吁了两声,随着热闹过后行色匆匆的上等人们离开了这片偶发桃色新闻的好戏台。
  艾玛趁着这时段冲进了这市集上最好最大的面包房。
  其实小艾玛并没有那么讨厌克利切的偷窃行当。他从来没有自诩有多么圣洁过,不过若是自己是个小女生,也许偶然会惊讶地叫出声来吧,不过在这点上,哪怕是他机灵的小脑袋瓜也总是没法子去确定,只是把满脸的小雀斑贴在面包房前打着明晃晃的暖光的玻璃橱窗上。 隔着橱窗的红橘色的饼皮酥香可口又脆甜,炙烤得刚刚好,反出浓郁的光泽,老实说,这比宝石诱人多了,小艾玛离着这条街好远仿佛也能闻到极香甜的一股子小麦与焦酥油的香味。克利切小姐偶尔会带来一些已经只能勉强说是温乎的奶油牛角包,尝起来依旧香浓诱人。小伙子咂咂嘴,其实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吃牛角包,但是克利切小姐却喜欢得紧了。
  “日安可爱的小先生,是您的爸爸妈妈要带你来尝尝这里的面包吗?”那位同样长了雀斑的银台小姐双手合十在凑在脸边,笑眯眯地问艾玛。
  “不是的小姐,”艾玛同样娇憨地笑着,揉着脑袋挪挪身子一屁股坐在了面包店里。“是我家大姐要买好多好吃的面包去白沙公园野餐。”   当克利切满面笑意揣着两叠金灿灿的洋票子打开门走进面包店的时候,直勾勾地就看见了正瘫坐在软皮蓝布沙发上的小混蛋艾玛。   “姐姐你快看,这就是我的姐姐!”艾玛闻声甩下脚上黑抹抹的小脏鞋,一扭头爬上沙发托着小腮帮笑嘻嘻地看着克利切,露出两排小白牙,让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去反驳这一点也不天真的小男孩。
  “好的甜心,真高兴认识贵家大小姐。”雀斑小姐勾勾嘴角看向下意识压低帽檐的卷发姑娘。那女士应是也不是不识得这位常客,至少克利切跟她不仅仅是一面之缘了。她有些恍惚,即使至今她还记得有一次来面包房“取”她心心念念的小面包时被这位小姐抓了正着。大概其她只是记忆里冲突着模糊了起来,而又因为自己演技不赖,记忆里的这两人又一点默契也没有罢了。想到这里,克利切遮了遮咧着的嘴角。
  记忆里的男孩揉揉他红彤彤的小鼻头,学着上等人的口吻对那位雀斑小姐咂咂嘴:“小姐,请给我装两根好吃的肉松面包,我真是爱死它们哩!”然后搓搓好看的小手,拉着克利切的皱巴巴的大衣衣角使劲拽了拽。女士扶了扶旧领带,从手里划出几英镑。
  “我的小男子汉,咱们不是多么缺钱的人,不用再去为那些只需要几便士的小零嘴发愁了孩子,去选些你更喜欢的吧。”克利切显然对他的品味提出了质疑,却又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温文尔雅一些,争取更像手里这一叠洋钞的主人。艾玛努努嘴,蹬上小皮鞋,从展货的柜架上又多择下了几匹松软的起士肉松面包通通塞进留了金标的牛皮纸袋和不那么满意的小嘴里。   “好的小鬼头,随你,随你开心,我真不知道这又咸又粘牙的面包有什么好吃。”克利切微窘,嘴里嘟嘟囔囔地走向柜台深处,蹩脚地用银夹子取走了最后一炉甜奶油鲜牛角包。“其实克利切觉得这夹子的质地很不错,不过是在艾玛眼前不好下手罢了。”神偷小姐再次失手将牛角包甩出货架,慌忙地用手接起来,带点安慰性质地调笑了自已一下,把手里的油纸袋攥得紧紧地递给银台小姐。
      那年轻的女士已经捂着嘴憋笑许久了,若不是还算良好的出身和习惯告诫她不可以在人前放声大笑,她许是早也已经笑得前仰后合喘不上气来了,她捋了捋头发,笑盈盈地看着克利切比起刚才使夹子熟稔得多的捻钱的手。“我想,算您三十五镑哩小姐,如果您比较介意我多收您两镑大钞的话。”
  克利切愉悦地将一小桌温热的面包拥入怀中,像捧绣花的新娘一样深吸了一大口气,独属老式香精和牛奶的浓郁气味从鼻腔钻进大脑,像是已经从舌尖晕染开一样,一只小脏手抹了一把嘴角的涎水,脏兮兮一片。艾玛从嘴里把面包拔出来,再次揪揪那对邪光乍现的琥珀色眼睛主人满是补丁的棕布大衣。   “夫人,该付您的账单了夫人,把你吝啬的拇指撒开,交出属于我的面包和三十五英镑!”小艾玛冲克利切比着鬼脸,弓着背,说着说着甚至又照着那样耳熟小调的尾音唱了起来。那“夫人”显然气得涨红了脸,撇下一叠不知道数清明了还是没数的钱揪着小男孩的耳朵就称着香气走出了面包房。克利切径直地走出去,没有回头,实凿不知道那雀斑小姐是怎样想法了,那时她也不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倒是又好奇开了。
  没等出了大门,小雀斑放肆嬉笑着捶打身前纤细身影,克利切吃痛地呜了一声,想要抓住这劳人费心的小矮子。“我……小鬼头,我想我终于搞清楚为什么你妈妈要把你一个人扔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白沙街了,你简直是个小魔鬼!是最坏,最坏的那种!”克利切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口出粗鄙之言的欲望,脑袋涨得有点喘不上气,脸鼓得通红,她不明白,这不单单是憋一肚子气的感觉,直到现在克利切也没有搞懂到底要如何形容这番难受的滋味。克利切猛然顿悟了一下,看着眼前小绿眼睛使劲眨了眨憋紧了骨架和肌肉,撒开抓着她的小手,她才意识倒了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话,她实际不太清楚,若不是她还有一个几近成年情商正常的女子独有的第六感,真保不准会问一问小艾玛自己到底是哪句话说到了他的心坎坎上。
  “孩子别哭,孩子,我……你在克利切皮尔森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小天使,宝贝儿。你知道的,我最喜欢你了。”克利切有些紧张地摸着下巴,把满怀面包放在身旁匠人们精雕细琢的地砖上,附下身尴尬地犹豫了半晌,最后用不知道该往哪放的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恍惚间以为自己的话说重了,思索着磨蹭出来一句他心中似乎顶温柔顶温柔的话语,他甚至都记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记住了这串她很喜欢的长长的单词,效果却有些适得其反,搞得气氛更有些皱巴巴了。瘦弱的小伙子揪了揪衬衫领口,深吸两口身边没那么多体香的空气。这偶然的一句话让他倒映着身前姑娘影子的有些嗔怪的眼底放空了几秒,似乎周身的空气变得有些重了,吸进肺中紧实实的,沉淀在心底头,有些喘不上气来。“赶…赶快走吧。”艾玛揉揉小鼻头,揪了一把系在脖颈上打了绳结的白色小草帽扣在水栗色的头顶,蓬松的头发被压得稍微有些泄气。“去哪?”克利切问到。
  “白沙公园。”
  克利切其实有些无奈,她还是不很确定自己祸出在口中的哪句话上,一道上,艾玛都不让自己抓着他软和和的小手,只是吧唧吧唧一个劲得咀嚼着口腔内咸津津的小麦面包,难过得连出了大街的碎石小路走着都格外硌脚了。在艾玛想来,神偷小姐看起来到有些垂头丧气了,眼神飘忽得连望着他都有些距离。说实在话,艾玛着实有些慌了,可他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原谅这个实在口无遮拦的长字辈,只是不知不觉里偶尔偷偷瞟一眼身边这个高他许多的脏丫头,然后强装镇定地迈开小步子噌噌噌地蹬地跑在了前头。其实克利切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打算,可艾玛心里明清得紧哩,早一些点到白沙公园,说不定就能早一些结束这段实在尴尬的旅途,跟身旁这可怜的姑娘搭几句话了。
  “皮尔森姐姐?”艾玛憋一口气,推推克利切有点小浮夸的垫肩。“我想有时候解决一件事情总要比总是惦记着好一些……对…对吧?”小男孩好像决定还是不要去做这些拙劣的盘算,匆忙地改了口,指着忽闪忽闪已经掉了漆的路灯琢磨了一下。“所以……对…对了,可不可以陪我打会儿秋千?”艾玛用两只小手从脑瓜上揪下草帽,把小脸蛋埋在里面呼出长长一串湿软温热的二氧化碳。
   怎讲,这时克利切刚盘清的记忆突然有点迷糊了,她往被酒液润湿填了几分夜色的嘴里再送了几口哑涩而一丝酒精味道也尝不见的葡萄酒艰难地继续回忆起来。
  偶尔孩子们会在白沙街枯坏的杨树底下拴几片不知道从哪里敲下来的木板,上面站两三个孩子,随着枯枝摇摇欲坠,那便就算是打了秋千了。克利切十分后悔的是当时没再勇敢一些真的抱着艾玛坐了秋千,或者仔细再看看他的小脸,现在好似再也没机会了一样。克利切又叹了口气。
  那时姑娘有些傻呵呵地笑了笑,赶忙把面包扔在一边,劈开双腿轻轻蹲跪在少男身后,撸起袖子将不怎么白皙的胳膊架在男孩膝窝下,卯足劲儿慢慢从地上挽了起来,挽了起来,托在怀中,捧得高高的。
  那年的白沙街没有下雪,温暖极了,虽然克利切实在记不起那年那日四季仍枯的朽木象征着这天的什么季节了,年年如一日。
  克利切的前额绕过小艾玛的脖颈,把突出而有些稚嫩的下颚搭在艾玛的肩上,阖上眼从地上慢慢站起,跨着大步迈向了布满松动的、尘埃的旧木板。

-To Be Continued -

预告一篇性转社园的劣质小甜饼
预计周末赶稿稿
还有屎一样的配图
( ´•̥̥̥ω•̥̥̥` )

首次缴鱼。
臭鱼烂虾
性转社叔↑
丑陋不堪的破卷毛大头
活像个荡妇(不